明信片。12

12

自从Jackson因为姨妈的要求而给我打电话,我们之间开始恢复沟通。我们偶尔what’s app,其实也没说什么。我要他留意那个姨妈很信任的男生,万一有什么古怪就得通知我。他仿佛也很乐意。也许有了一个我们关系以外的话题,毕竟是一个我曾经深信能给我幸福的人,彼此的态度放软之后,仿佛真的能做朋友。

昨天,what’s app里他忽然传来这么一则留言:“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和她在一起。”

我算了一算。三个月了。我们分开三个月。这种话,对我来说其实没什么意义。我决定离开的时候,他没有解释。当初我怀疑他喜欢别人,他不承认也没有否认。即使没有第三者,对于我们的关系,他抱持的是一种放弃的心态吧?

于是我回复他:“都无所谓了。”

他没有回应。今早,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讯息:“我是可乐。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真的没有在一起。请你相信Jackson。”

可乐… 就是那个第三者。呵呵…  我不明白,为何这那么重要。有没有第三者,其实也真的不重要了。于是我回复可乐:“你们彼此信任就好。我现在是局外人。我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

可乐马上回复我:“他需要你的信任。我们现在…. 需要你的信任。”

我被这些搞糊涂了。不久,可乐写了这么一段话:

“你离开后,他从威尼斯回来就找我。那之前,我承认我喜欢他… 我相信…我们彼此喜欢着。但是因为你,他什么都没做。他说,对于你,他至少能做到的,是拥有你的信任。他说他在工作上生活里没有信任他的朋友。你是唯一的。他不想失去…. 于是,我们没有发展,也没有计划发展。当你决定结束你们的关系,我以为我们终于有了开始的机会。没有…. 我们没有开始。直到现在都没有。因为他发现他一直以为唯一会相信他的人,原来并不信任他。即使他什么都没做。即使他从来没有出轨。

他当时不主动和你结束关系,是因为他害怕失去你的信任。他珍惜你,即使…. 他对你的感觉已经不同以往。也许我很自私。一心想和他在一起。我知道你也许恨我,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他能够再拥有相信别人的能力…. 你可以相信他吗?相信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有出轨。一直没有。”

我想了很久,就给Jackson写了这么一段话:

“Jackson,很抱歉。在我们的关系里,我选择了不信任。我无法告诉你我当时相信你,因为我知道,你即使没有和可乐在一起,你已经离开了。我们的关系,早在你遇上可乐前就告终了。可乐对我说,你因为害怕失去我的信任,珍惜我的信任,才守在我们的关系里面。现在走过了,我也看明白了….. 你当时其实是在逃避。你在逃避面对我们关系里的问题。你逃避自己心里喜欢别人的愧疚。我也在逃避,我逃避生活可能没有你的未来。我逃避…. 在爱情里成为一名失败者的难堪。

你没有出轨,没有违背我们间的承诺,却留不住我的信任。我很努力,很艰苦的守着这一段感情,却留不住你的心。我们的关系会结束,是因为我们原来都不一样。我们只是认识了自己,认识了彼此。

你不需要我用谎言来安慰你说我当初信任你。你需要的是珍惜你现在拥有的。有那么一个关心你,爱你的人,在为你努力着。你因为害怕失去我的信任而苦恼,不如为你眼前…. 现在为你的信任而在努力的人努力。珍惜可乐吧,不要再找借口逃避你喜欢她的事实。无论,那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分开以后开始的事情。”

刚刚,我收到Jackson的回复,只是简单的两个字:“谢谢。”

我想,如果当初他勇敢告诉我和可乐之间的实情,也许我们还有努力的空间。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敢面对,反倒造成了更多疑惑。当然…… 事实是没有如果的。

于是,我在明信片上写了这么一句:

“害怕失去…. 不是珍惜,是逃避。~小小 上”

明信片。11

11

自从好朋友TT在轻快铁站被抢劫后,我心里一直很不安。TT遇害的轻快铁站,就是姨妈每天进出的轻快铁站。每次和姨妈通电话,我都会特别提醒她小心安全。

尤其是晚上,姨妈的花店在商场里,规定晚上10点店才能关门休息。之后姨妈再搭轻快铁回家,都只赶得上最后一趟车。我开始有点后悔,当初姨丈过世后,为她顶下商场的花店打发时间,就是认为商场的保安至少比较严谨。现在却因为无法提早关门,成了令我忐忑的因素….

我特别汇了钱给姨妈,要她从今以后不要再搭轻快铁,转而乘搭的士好了。也要她请一个年轻店员看店,她就可以提早离开,让店员打理关门休息的事情。我在电话这边说,她在电话那头听… 原本要我放心,但是听着听着,她忽然说,原来不觉得危险的,因为我的担忧而让她开始害怕。然后她说:“无所谓,我动作会很快的。上下轻快铁我都用跑的速度,匪徒追不上来的。”

我听了,哭笑不得。只是,心理的担忧始终无法释怀。

那天姨妈忽然说,我可以放心了。因为她找到一个守护天使。她说有一个男生,每天晚上都守在轻快铁站,仿佛是一个守卫,守着她下车。我听了大慌,一个陌生男人竟然被她当成守护天使?一个三更半夜还守在车站的人,要不就是等人,要不就是神经病。“姨妈,这个人绝对没办法保障你的安全啊!你不要那么天真好吗?”

姨妈听了后,沉默片刻,说:“我明天就去测试!”第二天和姨妈通电话,她说:“我都说那男生是个好人。我今晚特别送他一朵百合花,谢谢他在车站守护我。他啊… 真的是很有正义感的。他守在轻快铁是想抓贼,因为他有一个朋友在那边被打枪过。”

天啊!现在的老人家怎么都那么单纯啊!当时候把我吓坏了!我下令她从此不能搭轻快铁,然后通过另一个朋友找了一个的士司机,在固定的时间送姨妈往返花店。姨妈虽然觉得时间因此无法伸缩安排,但是因为我坚持,她最后唯有说:“好啦,我就依着你。我怕你在法国担忧过渡,我还没遇上强盗,你就把自己吓死了!”

最近几个星期,我常常都会借故拨电话找那个的士司机,也确保姨妈没有取消我给她做的安排。姨妈也常会提起她在轻快铁站遇到的那个男生;她每个星期还请他回家喝汤吃饭。我担心得要命,一再的要姨妈保持距离。

针对这个男生,我明察暗访了一番。姨妈有一次说,他是和我的前男友Jackson在同一座大楼上班的。我要姨妈发一张他的照片给我,然后在FB上找到了他。原来的确是Jackson的同事,也就是说,他也是TT的同事。姨妈说他有一个朋友在同一个轻快铁站被打枪遇害,看来那人应该就是TT了。根据TT其他同事的说法,这男生平时不爱混同事,大家对他的了解不深。

这令我更担忧。晚上还发噩梦。我梦见男生将姨妈绑架,找我勒索!我告诉姨妈,并打算马上结束我的假期,改机票提早三个星期回马来西亚去。她听后,忽然严肃的对我说:“小小,治安虽然真的不怎么好。但是让我紧张的,不是治安,而是你啊。 你的担忧,给了我不少压力。就像你为我安排的的士,时间被绑得紧紧,想取消又怕你知道了胡思乱想担忧起来….. 而你自己也很辛苦。不是吗?小小啊,让我们活得不快乐的,不是我们周遭的环境好不好,而是我们是否找到自在的平衡啊。那么多忧虑,怎么能自在呢?”

第二天,我竟然接到jackson的电话。是姨妈要他给我打电话的。我和Jackson在一起的时候。姨妈其实一直都不怎么喜欢Jackson。若不是有要事,她绝对不会主动给他拨电话。Jakcson淡淡的说:“Aunty Grace要我亲口对你说一说,那个男生,不是坏人。他是我的下属,虽然有点内向,但是心地不坏。他当初和TT处得很好。TT交的朋友如何,你也该放心的。你的担忧让Aunty感到压力了…. 要不她不会要我叩你。”

让姨妈感到压力的人,原来是我….. 于是我在明信片上写了这个:

“忧虑太多,让自己辛苦,也给别人压力。~小小 上。”

明信片。10

10

今天我又爬上了埃菲尔铁塔。虽然来了好几回,排队上塔的人龙总是很长… 但我喜欢从高处看一座城市的轮廓。

这一次,我决定不乘搭电梯直达顶端。而是选择阶梯往上爬。据说会有另一番风情。上阶梯的时候,走在我前头的,是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和一个8、9岁的小孩。小孩一边往上爬,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雪糕。他吃得津津有味,但是一边走一边吃,再加上雪糕一点一点融化,小孩吃得有点辛苦。

于是爸爸把小孩抱起,小孩靠在爸爸的肩膀上,继续吃着雪糕。但是他吃雪糕的速度依旧赶不上雪糕融化的节奏。,融化的雪糕已经沾满小孩的手,快弄脏孩子的长袖子,还沾到爸爸的衣服上了。爸爸偶尔会舔一舔雪糕筒上往下滴的雪糕,小孩会很快的闪躲,不让爸爸接近自己的雪糕。

妈妈这时候,要小孩将雪糕交给她,好让她清理一下… 小孩不肯。说什么都不肯让爸爸妈妈接近自己的雪糕。他害怕爸爸妈妈会把雪糕给丢掉….

妈妈对孩子说:“我不会把雪糕丢掉,也不会把雪糕吃掉的。”孩子还是使劲摇头,手中的雪糕几乎融化成水了。爸爸这时对着肩上的孩子,靠着他的耳朵说:“你平时相信,爸爸妈妈会保护你,对吗吗?”孩子的大眼珠转了一转,微微的点了点头。爸爸继续说:“有保留的信任,是真的信任吗?Trust is suppose to be without reservation, right? ”孩子想了一想,低声说:“但是我担心….”

妈妈说:“再担心,雪糕就真的会融化掉了。我们不会丢掉你的雪糕,给我吧…. ”

孩子于是放手,爸爸为孩子清理了一下,再把雪糕还给孩子… 继续往上爬。

“有保留的信任,还真的是信任吗?”这话就这样在我脑子里回荡,伴着我爬上埃菲尔搭的顶端。看着巴黎的全景,我想着的是吉隆坡的景色…. 我从那公寓露台看到的景色….

那个时候,Jackson是在我半拉半扯下,才愿意一起去看公寓的。公寓不大,两房一厅,但是最让我喜欢的,是那一个宽敞的露台。站在露台上,可以看见吉隆坡的景色,远方能看到双峰塔… 有一个晚上我还一个人要agent让我进去,在露台上呆坐的半个小时。那个晚上,我看着露台的夜景,那些炫丽的灯火,亮眼迷人…. 我走进客厅,仿佛能够看到我和Jackson,还有我们未来的小孩快乐温馨的画面。偶尔在露台上乘凉,偶尔在厨房里忙碌…. 我好希望能够就这样住下来,但是当时我的心却是空的。

我和Jackson当时候一起租房子住。我们有自己买房子的计划,但是我却不知道,他心里有一套我不了解的想法。那时候我很积极的找新房子,看了好几个单位,终于找到这一个有露台又有景观的单位。

我告诉他,要他一起去看,他却显得一点都不热衷。看了公寓谈了价钱,他总是淡淡的说:你喜欢就好。在准备购屋文件的时候,我向他要了他的文件的复印文本,他才说:“那房子是你的啊,怎么会要放我的名字?”

我以为我们在一起,就应该联名拥有我们的家。我不知道原来他还将“我们”,分成“他”和“我”。我们因此吵了几次。有一次,他不经意的说不懂未来会如何,万一我们分了,联名房子的手续很麻烦。

然后,我接受了他的想法。因为还没结婚,联名拥有产业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不联名,我觉得买房子的意义也不存在了。于是,我打消了置产的念头。

但是….. 我当时候心里很难受。我知道,他原来对我们的关系,是有保留的。我为他找了很多合理化的理由,因为他父母的相处并不快乐,因为他赚钱没有我多,因为他大男人主意作祟…. 但是我无法否认的是,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了,我在他的人生规划里原来有可能是不存在的。

对彼此的疑虑,对彼此的不信任,也许是断送我们的关系的关键;而他遇见第三者,也许只是一个结束一段不幸福的关系的机会。

于是,我在明信片上写了这一段:

“真正的幸福是没有疑虑的。真正的信任是不必保留的。~小小上”

当初不懂要把明信片寄给谁,就写上了那一个公寓的地址…. 原来也寄了10张呢。我忽然好奇… 那个每个星期收到我的明信片的人,是谁。谁,住进了那一间我梦寐以求的公寓里?

明信片。9

9

在巴黎的这些日子,其中一件让我很快乐的事情就是逛艺术馆。我不太懂得解读艺术作品,但是我走进艺术馆的感觉,很奇妙,仿佛能够吸收到每一个作品,作者的能量。有时候逛着逛着,就会想起那个在地铁上遇见的失明陶瓷艺术家…. 不懂她如何了?是不是找到愿意展示她作品的艺术馆了…

那天在一个商场里逛的时候,来到一个卖陶瓷的地方。就是很商业的那种,摆卖的陶瓷明显就是机器生产,全都长得一个模样。我走了两圈就觉得没什么意思,正想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在商店的一个小展示舞台上,有一个人正在示范如何用手工制作出商店里摆卖的陶瓷作品。对于这样的展示方式,我不喜欢。总觉得这样有误导大众,因而将工厂生产的陶瓷品误为手工作品。但是更令我惊讶,是在示范的人,竟然就是我在地铁上遇见的失明陶瓷艺术家。那个细腻得凭着我不自觉得肢体就知道我需要帮忙的陌生人…. 那个为了寻找懂得欣赏她的作品而千里迢迢从澳洲飞来法国生活的女生,那个说自己虽然眼睛失明但是心没有盲的艺术家….

我很难想像她放弃了她的艺术理想,在一个光鲜亮丽却一定程度上扭曲着陶瓷艺术本质的商店里工作… 难道… 她真的走投无路,只能这样找生活吗?

我为她觉得悲凉,想像她现在心理的感受,一定很难过。她一定很不快乐吧?也许我可以给她一些安慰… 于是我走上前去,趁她完成一个作品的空档,和她打声招呼。她听到我的声音,马上把我认出来,表现得很兴奋,我们约好在半个小时她下班后,在对面的咖啡座聚一聚。

我先找了位置坐下,时间一到,看见她从商店里往这边出来。只是,她的肢体与表情,并非如我想像的那样… 不快乐,她还和店里的同事一一谈着笑一一道别,很愉悦的,很开朗的走出门口。

我们虚寒了几句,我分享了自己最近在巴黎旅居的生活…. 她一直微笑点头听着。然后我直接问她:“在这里工作,你快乐吗?”她毫不犹豫的很幸福的说:“快乐啊!我很幸福呢。”

“但是…. 我以为你会更想大家看到你的作品,而不是示范如何复制工厂生产的产品…”

她听我这么一说,表情忽然出现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说:“噢… 难怪你刚刚说话的语气那么谨慎。原来…. 呵呵…. 你在为我担忧。”

“也许… 也许是我多事,也多虑了。不好意思。”我有点尴尬。

她急忙说:“不… 不…. 我很感谢你的担忧。也很开心,因为你明白像我对艺术会有的执着。而且,我们只碰过一次面,你的热心,我很感动。”

“那,你该是有苦衷了….”

她脸带笑容说:“也没有。其实,我是故意来这里找工作的。我虽然对于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但是,我必须承认的是,我对陶瓷的商业市场并不了解。的确,我做的的是艺术品,我也没有打算往商业靠拢,但是由于我只执着与我的作品,我的想法,我一直没有给自己机会去了解我喜欢的风格以外的作品。

我发现,那才是我的盲点。我一再的被拒绝,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盲点造成的。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其实是因为不懂得如何应对某些事情,而拒绝成承认那事情的重要性,执着于自己的小圈子里,有时候是因为自己无知。以为避重就轻,就能让自己觉得自在。

其实,我因为了解得不够全面,而没有办法变通,在创作里,也无法变得灵活。

于是我决定彻底了解它,无论是商业运作模式,工场生产的伪艺术,我都要懂。这并不表示我放弃我的艺术,我的风格。但是现阶段,也许了解市场是更重要的。我要找到让我的作品我的风格被认可的机会,这就是我现阶段要学习的。”

我们继续聊了很多。她没有不幸福,反倒比从前更快乐。她说,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必须做的事情。这是她现阶段要做的。能够有这样的体悟,她觉得幸福。

有一天,当她拥有开展览的机会的时候,她能够有自信的用她所有的技能,选择她要展示的风格。那,她说,是她的重量所在。她现在在累积的重量。

于是,我在明信片上这样写了….

“有时候,理想也有轻重之分。避重就轻,就失去了幸福的重量。~小小  上”

是的,避重就轻,就失去了重量。为自己的现在努力,目标终究会达成的。

明信片。8

那天在街角的咖啡座,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看小说喝咖啡,桌子旁就是人行道,偶尔抬头,就看见稀稀落落的人潮在有点凉意的巴黎游走。小说看得正投入的时候,一个陌生女生从身边走过,手里抱着一个宝宝,挽着一个大包包,还大包小包的。

她的手机恰巧响起。她忙乱的从大包包里找出电话… 我听不懂她说什么,但是从她的表情,不难猜测,电话另一端是一个很担忧她的人,她仿佛正在尝试安慰对方,说自己很好。一边说着电话,她一边看了一看我,我对她点头微笑,对我打了个眼色,把孩子交到我怀中,包包也放到我桌上,自己讲着电话…. 渐行渐远。

我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有点失措… 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把包包,还有自己的宝宝给我,一个人走开啦?我毕竟是一个陌生人。万一我起贪念偷了她的东西… 或是我根本不懂得如何抱宝宝,把她的宝宝摔伤… 万一她的宝宝哭,我怎么办…. 我越想越慌… 她,她不会是趁机会把宝宝丢下不理吧?天啊… 我想着想着额头开始冒汗。

大约10分钟后,她才悠闲的从街角出现。我松了一口气,可是她并没有急着抱孩子,反倒在我面前坐了下来。还和我哈拉起来….:“那是我前夫。”

我不太懂得怎么反应,看了一看手里不到一岁小孩….  她淡然的笑了一下,说:“就是他的爸爸。这个爸爸,就是什么都担忧。害怕别人辜负他…. 他最不相信的人,其实是自己。”

我忍不住说:“你… 你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

女生问:“怎么说?”

“我毕竟是个陌生人…. 你把宝宝这样交给我就走开… 你不担忧吗?”

女生听后,笑笑说:“哦…. 我不是相信你啊。我… 是相信我自己。”

她将宝宝抱了过去,俐落的拿起大大小小的包包…. 继续说:“我刚刚看你一下,就知道你不外是个爱看书喝咖啡的游客。一个愿意花时间和自己相处的人,一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如果你是有坏念头的人,你才不会浪费时间在咖啡座看书。我也许有怀疑你的借口,但是我绝对不怀疑自己的判断。”临走前,她还回头笑笑说:“别人可以怀疑你,但是请不要轻易的怀疑自己。你看,我没错吧?你就是个好人啊… ”

怎么有人会自信得如此危险啊?万一她错了,后果真不堪设想。我有点错愕的看着她远去……可是,心里一阵酸楚涌现….. 我想起了Jackson前天发来的简讯。

这是和Jackson分手后,他第一次主动联络我。是的… 第一次。我们一起在威尼斯旅行,然后我抛下他,一个人跑来巴黎,只留了一个字条给他,他竟然也没有尝试找我。我打电话对他说我们分手吧,他也只是淡淡的说,随便你吧。语气中尽是一种“看你能撑多久”的态度。我要求他把我留在家里的东西搬去姨妈家,他也只是一个封电邮说:“都丢到门口了”。

这两个月,对他从失望到绝望,我已经能够坦然面对了。他无论是冷还是热,都影响不了我了。至少我是那么认为。但是这简讯,又让我情绪波动起来…. 他说:“对我过去所做的,我想说对不起。”

只是….. 我不知道要如何看待这简讯啊。他是期望我原谅吗?我能原谅吗?他是承认了自己出轨吗?还是一贯的不承认也不否认吗?他这又是玩什么把戏呢?我没有回复他,我觉得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不懂要给他什么反应…. 我,我怀疑。

我以为我怀疑的是他的企图,今天遇上的事情,让我发现,我不是怀疑他的企图,而是怀疑自己。我怀疑自己一旦原谅了他,会忘记自己离开他的原因。我怀疑自己一旦接受他的善意,就再次变成软弱无力的灵魂。我怀疑自己在有他的世界里,就想要依赖他。

如果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坚定的继续前进,我根本不必怀疑。是的,我坚定的相信没有他我能过得很好。无论他道歉的企图是什么,我只要不怀疑自己,我就没有逃避的必要。

于是,我在明信片上这样写了….

“怀疑,不止是因为你不相信别人,也许你更不相信自己。~小小上”

然后,我给Jackson回了一则简讯:“谢谢你,让我原谅你。”

无论过去如何不堪,无论未来如何难熬,我决定了,不再怀疑自己。我决定了。

明信片。7

我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TT身上。我无法相信。

TT是我的中学和大学学妹。一个坚强的女孩。无论遇上什么挑战,都不轻易放弃的….

我中学是24节令鼓的活跃分子。24节令鼓原本是学校华乐团的一个分团,后来分成两个独立的学会,主要是因为学会的两个负责老师出现分歧,闹了一些别扭后,决定分家。我们同学其实相当无辜,常常因为两个老师的争锋相对搞到无所适从。

有一段时间,华乐团为了准备接下来要参加州际比赛,每天放学后都有练习。由于两团是共用练习空间,24节令鼓被逼让步,将一周两次的练习时间挪后到华乐团的练习时间后。然而,华乐团总会在那两天超时练习,像是刻意占去我们的练习时间,为难我们。

我们知道为何,因为当时候,我们的负责老师放产假,没有人为我们说话。华乐团老师是故意向我们下马威的。学生要怎么对抗一个老师啊?鼓队士气很低靡,接下来有一连串的演出安排,大家对练习不足的情况很担忧。

TT当时候,是才入队一年的初中生。我记得那一天,我们的练习时间到了,华乐团一如往常的还继续练习。TT自己搬了鼓,在华乐团旁,闭上眼睛开始自顾自的打了起来。鼓声打乱了华乐团的节奏,无法继续练习。华乐团老师走到TT面前,抢过鼓棒,阻止她继续打鼓。TT拿起另一对鼓棒,又开始打鼓。老师又抢走了鼓棒。TT没有停下来,她继续用双手敲打着鼓,使力使劲的打,汗水沾湿了全身。

我们鼓队被TT的坚毅打动,反抗的勇气也大了,也各自搬来鼓,跟着TT的节奏打鼓。华乐团老师很生气,一一的抢走我们的鼓棒。我们继续用手打鼓。而华乐团的同学也跟着我们的节奏,开始起哄。对那个老师的无理提出抗议。

虽然我们鼓队的成员后来都被学校记过,但是校长也因此正视我们练习时间被占用的问题。华乐团老师也再不敢那么嚣张。我记得当时候TT的那一股精神,不放弃的精神….. 她比我小好几年,勇气却比我打好多。后来我们成为死党,有一次我问她,当时为何那么大胆,我记得很清楚,他说:“以理据争就是无惧的。有理,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出来工作的时候,我曾担忧她的个性会为难了自己,常常提醒她说:“ 理直气要和,不然不但会伤害别人,甚至伤害自己。”她有听进去的。要不就不会轻易的让上司摆布,间接陷害同事。后来她对我说,对于自己没有坚持不妥协而难过。我说职场就是如此,变不了的。然后她回了我一则简讯:

“改变世界也许是传说,我…. 不是。”

她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却没想到最后却被马来西亚最让人无法容忍的坏治安打败。两个星期前下班回家的时候,TT在轻快铁站被抢劫。头部受重创,昏迷不醒。现在竟然收到消息,她去了。

我不知道我发愣了多久。一直到窗外忽然下起大雨。那是我到巴黎来首次遇上的大雨。轰隆轰隆的,我才回过神来。想狠狠的哭… 却又发现自己哭不出来。

我想像着当匪徒上前来要抢TT的手提包时,她会做的事情。她是努力抗匪吗?还是根本没有机会?她倒在自己血泊中的时候,躺在病床上为每一个呼吸努力的时候,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 她一定没有放弃。她一定没有放弃的….

我总在最脆弱的时候,想起TT的坚毅。我总在最无助的时候,依赖TT的支持。我哭不出来,因为对我来说,TT没有离开。她在我生命里住了下来。她让我相信的,我要一直相信着。

于是,我在明信片上写了这一段:”改变世界也许是一个传说,你… 不是。 ~小小 上”

TT, 你不是传说… 你不是。

明信片。6

我在巴黎是住在一个民宿一般的地方。房东是一对40来岁的夫妻,他们将家里的两间房间隔出来,专门租给旅客。进出房子就通过后门的专用通道,不需要走进房东的家,那么大家都有多一点自己的空间。也因为这样,若非必要我也真很少打扰房东,再说房东仿佛很忙碌,早出晚归,我很少有机会碰面。如果我因为外出旅游而没有回去,就会留张纸条,塞进他们家门缝,以免他们担忧。隔天早上都会在我房间门缝下看到他们回条… 除了祝福我旅途愉快,也会针对我将去的地方写一些旅游贴士。每次收到都感觉温暖。

昨天早上又在门缝底下看到他们塞进来的纸条,邀请我今晚一起到他们家晚餐。我刚到步的时候他们也邀请我一起晚餐过,食物好吃不在话下,他们还教我品红酒… 是一次很愉悦的聚餐。我没想太多就回纸条答应了。

晚上我们在餐桌上吃的很快乐,聊得很愉快。吃甜点的时候,房东太太从厨房里捧出了一个点了蜡烛的蛋糕,两夫妻为我唱起生日歌。

其实我已经对生日冷感到我差不多忘了自己生日。我不庆祝生日的,朋友都知道。今年更不用说。接到TT被抢劫受伤,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的消息,我怎么还有庆祝的心情。但是新朋友并不知道,他们花心思为我庆祝生日,我当然礼貌性的表现得快乐….

就在我吹蜡烛的时候,在蛋糕上看见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Nathalie。吹了蜡烛以后,房东夫妇告诉我,他们的女儿Nathalie和我是同一天生日的。当我提供旅游文件给他们注册资料的时候,一看到我的生日日期,他们就记住了。

其实,Nathalie只活了一天。就是出世那一天。因为先天性的一些缺陷,无法存活下来。两夫妻在说起Nathalie的时候,都是那一天的美好事情… 她在医院里阵痛了20个小时,房东太太说是快乐的痛着。抱着Nathalie小小的身躯,房东先生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他们说女儿有一头金发,蓝眼睛,手脚修长,是模特儿的标准比例。他们为她准备了一个粉红色的棺木,还让她抱着一个房东太太从小就抱着睡觉的teddy bear长眠。他们没有一丝伤感…. 还说,每一年Nathalie的生日,他们都会唱生日歌,吹蜡烛,吃蛋糕。

他们再也没有孩子。但是他们说,在他们心里,Nathalie一直在。

我听着听着…. 眼泪一不小心,就滑了下来。于是我说了我不庆祝生日的原因。因为就在妈妈在医院把我生下的那一天,爸爸在赶往医院的路上遇上车祸,去世了。妈妈会在我生日的时候买一份礼物给我,但是从不为我庆祝生日。她从不对我说生日快乐,我的生日祝福,都是:要乖乖听话。8岁那年,我闹着要妈妈办生日派对,妈妈才告诉我,我的生日是一种痛。爸爸离世的痛。她要我体谅她无法为我快乐的庆祝….

我13岁的时候,妈妈在病床上去世前,还特别对我说了对不起,然后说我以后可以庆祝生日了。

我没有。我恨不得忘了我的生日。

房东夫妻听我说完后,都沉默了。然后房东先生说:“伤口是别人留的,快乐是自己找的。”

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面对伤痛的方式,不庆祝我的生日,是妈妈选择的方式。那也许是她唯一懂得处理方式,虽然她也知道,那间接的伤害着我。然而,我的生命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爸爸妈妈的生命。我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庆贺我的生命的来临,就是庆贺爸爸妈妈的生命。

房东太太说….“我们要记得的是,生命的美好,而不是失去后的遗憾。就像Nathalie仅有一天的生命,却给了我们一辈子都不曾有的幸福。所以,我们每年都庆贺她的生命。”

那天,我带着感恩的心,吃了自己和Nathelie的生日蛋糕。

我想,我还需要时间,才能庆祝自己的生日。

于是,我在明信片上写….  “伤口是别人留的,快乐是自己找的。~小小上”

也许有一天,我能够找到自己生日的快乐。

不.. 不是也许。是一定能够。

明信片。5


TT原本要过来和我一起旅游的计划,看来要搁置了。有时候也真不知道,将她介绍进Jackson的公司,是好事还是坏事。一直都相信这小女子的潜能。当初在中学里一起办活动,虽然她年级很小,差了一大截… 但是她就是那种赴汤蹈火,无所不能的态度。认真的人很珍贵啊。

年初在家里提起TT毕业后的工作机会,也没有想太多。他很爽快的答应将TT引荐进去他工作的公司,我想有个相熟的人在公司内关照也不错。TT一开始有点介意,感觉到自己好像凭着我的男朋友的关系加入公司,于是在整个面试过程中都尽量不让别人知道TT和Jackson是认识的。

现在我和Jackson分手了,TT竟然在公司里有被针对的感觉。原本批准了的假期忽然被取消,还被设计诬蔑TT陷害同事。

我说啊TT啊TT,昨晚电话里没办法跟你说清楚,我知道你有看这个部落格,这样好了,我就这里写一写我的看法,你看着办:

关于Jackson以上司的身份施压,要你把你和同事合作完成的策划书交给他,然后用了你们的策划书在老板面前抢功劳这回事…. 职场上常发生啊。人心险恶这回事你不是不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公司里自己最亲的人会成为最危险的人吧。其实,和Jackson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也知道他事业心重。你其实只是一个工具,他惧怕的是你的同事一直仿佛深藏不露的潜能吧?他也许并非要伤害你,但是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的确让你受伤。你要记得这一堂课,不要成为这样的人。有一天你会发现,你也会有机会做这样的事情,甚至觉得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记得你现在的感受,不要适于人。要不,这就是一个断不了的循环。

至于那个和你一起埋头合作一整个星期的同事,要如何还他清白,其实全看他自己。你说他因为这件事而躲起来,生你的气,不听你的解释…. 他如果将这种挫折当成苦难,自我折磨,那是他的选择。你如果真的想帮助他,只需要让他知道,需要帮忙的时候,你会支持他。你能够给他精神上的支持,一个人是否能够站起来,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至于你对他的好感… TT, 以我现在的情况,也许也不是一个最好的情感顾问。但是你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好感是一个开始,让自己有机会和他相处,更了解他,你才能理解自己的好感是基于真正觉得有发展的可能性,还是因为对他的处境同情而产生的。又或是… 因为你和木头的感情出现不稳定的情况才有的…. 时间会让你看清一点的。感情的事,不要急。你还年轻,有时间。

而你的假期被取消,也许只是个巧合。虽然Jackson对于我们分手的事情处理得很幼稚,但是他在工作上是一个很理智的人。我不是为他说好话,但是他不是会公报私仇的人。况且,妳仅仅是我的学妹,针对妳他会有什么好处?TT,如果你将所有事情都看着是针对妳,妳会发现,真的所有事情都在针对妳。即使只是巧合,妳也会找到针对的根据和因由。妳… 只是在跟自己过不去,为难自己啊。心放宽一些,把自己做好,妳会发现即使真的有人针对妳,为难妳,都最后都会徒劳无功的。把自己做好,妳就是最强大的。

我们一起渡假的计划,就推后吧。这个星期,我把明信片寄给妳咯!去查收!这里就不写我写了什么。收到的时候,留言回复我!:P

明信片。4

尝试往巴黎以外的地区走,听说法国南部有很多古老漂亮的城堡。上网订了一个一星期的旅行团,就出发。

团员不多,只有10个。只有我一个亚洲人。还有几个是在英国念书的美国学生,另外有一家三口,来自英国。夫妻带着一个儿子。父母满头白发,看来已经接近70岁。儿子看来像个青少年,但其实已经快30岁。儿子患有唐氏综合症,就是我们俗称的唐氏儿。

虽然和团友不多话,但是好几次在用餐的时候都和这家人坐在同一桌,儿子很爱找我说话,每次都要求我做同一件事情:帮忙他扭开他随身带的一个塑料水罐。但是,那水罐的盖子仿佛是用万能胶给封死了,我每次都使劲扭,然后只能无奈的对他摇头,他则会一脸笑容的说:你好有耐心。

一开始我并不了解他说的话,后来发现每次我尝试为他扭开盖,他父母的都会对我点头微笑,眼神里竟是感激。

偶尔儿子也会去找其他团友,要求他们扭开水罐盖。只是,他说话的速度比较慢,那些美国学生听不明白;我几次我想在儿子还未把话讲完前告诉他们,他父母都会用眼神阻止我。仿佛一定要儿子把话说完。

昨天儿子又来找我,手里拿着水罐。我对他微笑,在他还没开口前我就想将水罐接过来。他却紧抓着不放。不停摇头。

我无法理解,皱了眉头。他继续用他一贯的速度说:请听我说完….

经他这么一说,我以为他有不同的要求了,他又说:你可以为我扭开水罐吗?

我一脸疑惑,他把水罐交给我,我又使劲为他扭,还是扭不开,他又笑笑说:你好有耐心。

后来那群美国学生听懂了,也一一尝试为他扭开水罐。没人能够扭开,但是每一个人尝试之前,都必须听他完整的说完:你可以为我扭开水罐吗?  仿佛是一个通关密语。学生们也乐得自在。只是大家都只愿意尝试一次,当他重复要求,大家都只是配合假装使劲扭盖子。让后耸耸肩说:没办法!我想大家都觉得那是一个永远扭不开的罐子。

我相信他也意识到别人在敷衍他,当对方是假装使劲的时候,他只说:谢谢你。然后就再也不会要求对方帮忙。慢慢的,我又成为唯一尝试为他扭开水罐的人。

昨天,是我们旅程的最后一天。我和他们一家人同桌用餐,儿子又跑来要求我扭水罐。我再次使劲,但这一次,我却轻易的就把罐子扭开了!父母看到这个情景开心的笑,儿子接过水罐,很开心的对我说:谢谢你好有耐心。耐心好有力量。Patience is powerful!!

我忍不住,终于问满头白发的父母,到底儿子想表达的是什么。原来要求别人开水罐的任务,是父母给儿子的。他们把水罐扭得紧紧的,告诉儿子,只要有耐心,一定能把盖子扭开。每一个人每一天出一些力,就将盖子给扭松了一些。

爸爸趁机会对儿子说:“有时候我们没有力气,没有能力做的事情,就给自己更多时间,一天一天慢慢做,慢慢累积。我们不需要很厉害,很有力,但是我们要很有耐心。记得啦!”

儿子点点头。说:“别担心。我知道我比较慢。但是我有耐心的。耐心就是力量!”

妈妈对我笑笑说:“他是个急性子。来旅游之前,因为扭不开一瓶果奖,又不愿意让我们帮忙,将那玻璃果酱瓶子摔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比较慢,却常常倔强的拒绝帮助。我们知道他想证明自己能够独立…. 因为他也知道我们无法照顾他一辈子。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他的能力,我们唯一能够给他的,只是好的态度。态度决定高度;他也许不会是伟人,但是我们只想他快乐的活着。即使比别人慢,只要有耐心,日子慢慢的过,总会变好的… 总会变好的。”

妈妈说着说着,眼里开始泛泪…. 看着自己的儿子的笑容,她也欣慰的笑。

于是,第四张明信片,我这样写…

“使劲不是办法,唯有耐心能解套。  ~小小 上”

我们都很使劲的生活,但是总会忘了,耐心其实更关键。祝福这一家人….  他们了解,耐心就是力量。

明信片。3

一直都不是一个很懂得独立生活的人。从前有他在身边,一切事情有他照顾,我什么都不必理。也难怪当我告诉死党学妹,我决定自己一个人在法国背包旅行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你可以吗?”

呵呵,TT啊TT ….  我也不懂我可以否。一直到我看见巴黎地点的路线图,路线复杂得比姨妈的猫所抓乱得毛线球更难理清楚,我就有逃回马来西亚的冲动。来了三个星期,我还是搞不懂方向感。但是神奇的事情总在搞不懂方向的时候发生。

昨晚不小心上了一趟错误方向的地铁。其实一开始发现自己上错地铁时,心想…不如让自己冒险一下,就去一个没有计划要去的地方。但是随着地跌里的乘客逐渐替换,西装笔挺的上班族都下站,一群一群满身酒气的男人陆续上车,说话大声… 偶尔还成群挑逗女乘客。我开始有点不安。翻开自己的旅游册子,对比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名字,才发现那是巴黎一个治安不怎好的St-Denis郊区。

心里开始有点慌张,本想在下一个停站就下车,然而总觉得每一个停站的灯光都有点暗,好像在某个暗处总有一群人在等待误闯禁区的游客上钩…. 忽然,坐在身边一个女生,在我耳边,用英语对我说:“别担心,下一站跟着我下车。”

女生戴着墨镜,手里拿着一个很大很大的袋子。我不懂为何她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但就觉得,她不是坏人。地铁一停站,她又说了一遍:“跟着我吧。”她站了起来,手一挥,一个失明人专用的拐杖魔术般的从她手中滑出。我错愕了一下,差一点反应不过来…. 但心里明白这是我逃离危险的最好时机,就随着她走出地铁。

她带我走出地铁站,边走边说:“不要坐地铁了,我为你截一辆的士回市区吧。”

我连忙道谢,问她怎么知道我需要帮忙。

“刚刚你坐在我身边,每过一个站,你就往我靠得更紧。然后我听见你翻开包包,翻开小册子的声音,包包里传出一阵面包香,是游客会买的三文治。我就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

她是澳洲人。来巴黎快一年了。她从她的大袋子里掏出一个小陶器,是他的作品。她到巴黎來,希望能够找到机会,将她的陶瓷手作品推销出去。她就住在那一区,一所400方尺,同时是她的工作室的小公寓。这一区环境虽不怎么样,但租金便宜。欧洲对艺术品接受度较高,她平时就在城里摆卖自己的小作品赚取一些生活费,同时也到城里各大艺术馆敲门,寻找那一个属于她的机会。

“就你一个人吗?”我问她。

“这种事,怎么可能要朋友家人陪着你啊?梦想是我的,我不努力,谁为我努力?我眼睛的确看不到,但是,我的心没有盲。我的心看到的,是漂亮的日出风景。我现在忍耐一下,黑夜就过去了。日出总会来的。即使一路,都是一个人走,我也要试一试。我想知道,我看到的日出,是不是就在巴黎。”

的士开走时,我回头看着站在路边她,手里握着她的小陶器。我看不到她的眼神,但是,我感觉到她的坚毅。

第三张明信片,我这样写…

“忍耐若是为了理想,就不是委屈。 ~小小 上”

我的理想,是学会独立生活。孤独,不是委屈。有一天,我会看到我的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