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信片2。

前天收到他的电邮,说把我的东西都搬到门外了。无论我的衣服还是我的日常用品,我的书、CD随身物品,他就这样放在门外。我只是要求他将这些都搬到姨妈家去,他就是不肯。姨妈没有车子,进出都靠轻快铁,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却这么一点小事都不做。

我拨电话给他,他不接。我发简讯给他,他说工作很忙。没时间处理。我无法相信一个和自己在一起了那么多年的人,能够变得如此无情。也不懂他认为这样他会得到什么。我想他就是要伤害我。我承认,他成功了。他一再的让我觉得难过。

今早收到他一句话的简讯,“你决定离开的那一刻,就应该会想到这些。”

恩,我的确没有想这些。决定离开他所需要的勇气,是当时… 在那一瞬间,终于拥有的。离开他不是计划,是必须。我当然不会想他会如何处置家里属于我的东西。因为,我的生命不再围绕着他。是的,不再围绕着他。

可是今天的这一则简讯,还是让我崩溃了。我痛心的不是我的东西,而是他还能让我如此受伤。

今天小雨,我一个人有点恍神的步行到这。在Notre Dam前的小公园里呆坐了一个下午。我想起好多好多我们之间的画面。然后想起好多好多我们之间的不快乐。我就是想不起我们有过的快乐。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想起和他拥有的快乐…. 也许是要安慰自己,也许是要让他在我心中能保有一个较好的模样。

隔壁的长凳上,坐着一对情侣。两人平行坐着,肩膀缓缓靠拢,各自望着眼前塞纳河的风景… 我能听见男生低声说的话,他仿佛在抱怨着… 抱怨家人对他不公平,抱怨工作的问题,抱怨朋友的背叛…. 女生什么都没说,就一直静静的让男生说。

天色渐暗,我依旧沉睡在自己的思绪里。脑子里都是他,一个我离开了的他。隔壁的那一对情侣这时候站了起来,女生踮起脚,给男生一个深深的吻,然后说:“无所谓,我爱你。无论如何,有我爱你,好吗?”

男生微笑点头,将女生抱在怀里,说:“有一个爱我的人就够了。爱我的人比较重要。那些人,只是路人。”

我看着他们在夕阳里渐行渐远的身影,眼前朦胧了。一整个星期,这几天,我的脑海里想的,只是一个不珍惜我,不了解我,伤害我的人。我好几天没有给姨妈打电话了。我怕他听出我的伤悲。那个一直闹着要跟我来旅游的学妹的简讯,我也好几天没有回复。在老家的同事最近搞annual dinner拍的照片,都加入用我的头照印成的面具,表达对我的想念…. 我在FB看到,连like一下的心情都没有….. 这些都是爱我的人。这些都是珍惜我的人。我却在全世界最浪漫的城市里为一个伤害我的人烦恼。

“伤害你的人,总比爱你的多。爱你的人,总比伤害你的人重要。 ~ 小小 上”

我在明信片里这样写了…. 然后心就开了。这是写给自己的。收到明信片的你,不知道明了吗

Advertisements

每星期一张

在街角发现一间可以将照片制成明信片的小店。

第一张,选了好久。不懂要选那一张。后来… 就这样决定了。

打了电话回公司交代,写了辞职信,决定在欧洲流浪一段时间。真没想到公司竟然很大方,不收辞职信,批了无薪假。

三个月的无薪假。也好,也许走累了,还是会想回去阳光暖和的地方。至少到时候,有一分工作。多一个借口。毕竟马来西亚始终是家。

有些事情,不是说断了就断了,分了,感觉就不在了。对他,当然还是有牵挂。

这一个决定也许固执,但是也是必须要做的。可能是需要让心情沉淀一下,可能是需要打断旧有的节奏。所以决定留在这里,找一个理想的住处,再好好规划一下,接下来一个人的生活。

比较担忧的,把唯一的亲人——姨妈。所以拨了好多电话回去。

对于姨妈,一直都有愧疚。姨丈过世得很突然。从前每天早上,他们会一起去公园散步,打气功。然后一起去咖啡店喝早茶。中午回家补眠,下午一起看中国纪录片DVD。每天晚餐姨妈都自己煮,姨丈最爱喝她炖的汤。姨丈一过世,姨妈的生活完全改变。她不再去公园散步,不再打气功、不再去咖啡店、不再看纪录片…..

专家说,老伴离世后,在世的伴侣因为忧郁而随即离开的几率是存在的。当时候每天回去陪她吃饭,恨不得马上搬回去。但是,自己在同一时间 在担忧着和他的关系。搬走了,感情可能更不稳定。于是忙着为姨妈找事情做,好让她不那么寂寞。

也不懂姨妈是为了安慰,还是真这么想。她竟然说,这一辈子一点都不喜欢去公园,因为蚊子多… 更觉得气功很无聊,因为节奏慢。看纪录片也常常是姨丈专心看,她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这一切,只是因为姨丈爱做,她配合着而已。

但是她没有不快乐。因为她爱姨丈。配合,对她来说是一种享受。因为她说,看到他很开心,她就很开心。现在,姨妈反倒可以做一些自己爱做的。

也许个性像姨妈。她说的心情,当时候我以为自己是能够体谅的。现在想起来,我们其实很不一样。她是懂得享受爱别人的快乐。我只是害怕失去爱别人的寄托。

决定留在欧洲后,很担心姨妈接受不来。她没有孩子,三年级那年,妈妈去世后,就一直住在他家。姨妈都把我叫做自己的孩子…. 现在我又走得那么远,好像不要理她了。

每天给她打电话,想要安抚她。每天要她说自己的感受,说当天做了什么。忽然觉得,自己比姨妈更像长辈。她有时候说着说着会冒出一句:”孩子啊,姨妈要如何才能让你相信,你可以放心啊?”

我…..答不上来。

今天在电话里,她语重心长的说:“小小,你每天听我说我的生活,应该知道,我很用心的在生活,对吧?我没有自我放弃,我也没有无所事事。是不是?你从小就是个独立的孩子,你妈在世时,也队你很放心的…. 你也应该体会得到,姨妈用心生活,是为了要你放心啊。也要让天上的姨丈安心。姨妈知道你很关心姨妈,很疼姨妈。我答应你,会一直用心生活。是不是一个人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你和姨丈都住在我心里面啊。你就安心的去玩,去找你的新生活吧。但是,你也要让我放心,让我安心…. 答应我,你要用心的生活啊。”

姨妈比我坚强多了。听着听着,我的眼泪开始流。我舍不得放开的太多,对姨妈的不放心,原来是一种寄托啊。

“要让别人放心,先得让他安心。要让别人安心,自己先得用心。  ~ 小小 上”

第一封明信片,就这样写。但是… 要寄去哪里呢?